高考狗……
杂食
火影:带卡带 老乡 止鼬
DC:Jason相关 主brujay
懒……脑洞多,填坑慢……在作业与考试的深渊中挣扎着开脑洞QAQ
 
 

【带卡带】归人已逝(上)

武士卡/晓土(此晓非彼晓啦) AU
理科生完全不了解历史,所以可能有一堆bug……
神话也完全不懂……纯凭感觉写😭
上中下应该能完 HE

 


 是夜。


 江面上泊着几只绮丽的画舫,舫内灯火通明,将周围水域映得一片金黄;树上落下的片片枯叶也染上了几抹艳色,如同回光返照般透着股偷来的生气。


 四野静谧,只有潺潺的水流和着乐曲念白与婉转的唱词,隐隐从拉着帘幕的船中飘出,让人不免心生好奇,急欲登船观赏一番。


 今夜“晓”在京都有一场表演,各大要人权贵均被邀请,没有被邀请的也花尽人情入场,只为一览全国最为精彩的演出。


厅内靠近门边的一张桌上,平放着一柄入鞘的武士刀,刀旁一樽半满清酒,一只骨节分明的右手搭在桌面上,食指心不在焉地敲打着。


 旗木卡卡西,这位名满京都的武士,他那被面罩覆盖、从未示人的面容一直是他人热议的话题;而他那出手狠绝,鲜有败绩的实力亦令人惊惧忌惮。


 银发的武士坐在“晓”画舫的角落,意兴阑珊地看着台上的表演:月读命错杀五谷之神,天照大神勃然大怒,永世不与其见。月读命沦入永恒之夜,黑暗中传出他无限痛苦的悲吟。


 饰演月读命的是“晓”中的鸢,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,平日里这位也多以面具示人,所以亦无人知其相貌。现在他带着月读命的面具念着台词,清澈的声线透过面具传出,将年轻气盛的神演得十分到位。


 卡卡西小口啜着酒,视线隐蔽地移向二楼的雅室,里面的是他这次监视任务的目标。那人位高权重,却有极尽糜烂的私生活,故而口碑差极。但这并不是派他暗中监视的原因,而是因为上面怀疑他有里通外敌,犯下叛国罪的嫌疑。


 一片此起彼伏的小声赞叹响起,月读命的戏份结束,鸢退下场隐入后台。


 雅室对外处是开启的,可目标那间显然角度刁钻十分隐蔽,针对此卡卡西选择了一个恰能观察到的座位。他看见那个人一直心神不宁地向身后望去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或许是与他勾结的外贼?


 不出一会,室外帘幕被人轻轻推开,一个人影闪了进来,戴着面具。


 是鸢?!卡卡西一惊。


 目标显然也吃了一惊,随后那两人交谈起来,言语间似乎起了冲突。突然目标面色惊惧,不住后退。而下一秒,他停了下来,一把带血的匕首从他身体里抽出。他嘴角涌出血沫,瘫倒在地上,瞪大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凶手。


 卡卡西皱起眉站起身来,他亲眼看见那个鸢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方向,随即通过一道暗门隐没了身形。他心底一片疑惑,迅速奔出画舫追了过去。


 银发武士去后不久,那个惨死的权贵肺里涌出的鲜血滴到了下层一位宾客的酒中,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,和谐的氛围被迅速撕破,霎时间满座哗然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血月敛入层云,为本就难以辨清的道路附上了又一重晦暗。四下无风,路旁一颗古树凛然不动,枝翳叶影静静投在潮湿的地面上。


 银发武士立于树下,手抵刀扣,身体紧绷,如猎食孤狼般蓄势待发。他整个人完美地遁形于树荫之下,无声地寻觅着潜藏的猎物。


 他一路紧追而来。那个面具男在引发骚乱前便兀自隐入人群,在一片安静中悠然撤离,直到又一次与一双漆黑的眼睛对上,才开始了之前那场追逐战。他与那人刀刃相击,几番交接下来,双方都未讨得好处。他的面罩被割裂了几道,渗出的血珠淌上唇角;对方那把锋利的短剑也在留下他面上伤痕后被缴没。但卡卡西毫不怀疑他身上还有其他武器,以致他敢于大胆地埋伏于四周高低起伏的草间,而不是转身落荒而逃。


 不,可能他已处穷途末路,不得不放手一搏。一味逃离只会引来敌人的追击,稍缓一厘便会葬身刀下;而隐于暗处伺机而动,或许更能绝境逢生。


 但场上寂静无声已有数刻,对方却仍无现身之意。又或许他潜入草荫,早已遁逃?自己的俟立没有任何意义。他绷紧的弦稍许放松下来,露出了一丝微小的空隙。


 身后枝叶倏地无风自动,一股劲风蓦然袭来。后颈寒意猝起,危险感骤临耳畔。转身的刹那拔刀出鞘,正好挡住来人的匕首。几缕银光乍起,飘落泥间。


 对方的兜帽滑落,面具下的双眼微微眯起。他右腿架在一条粗壮的主枝上,左腿死死抵住树干,如一柄横亘的利剑,居高临下地直劈过来。银发男人眉头微挑,并不慌张,唇角勾起一抹弧度,暗道:终于上钩了。


上当了!瞳孔紧缩,偷袭者神色一凛。他试探着牵动右腿,果然发现一根细长的丝线已将其与树枝紧紧缠绕在了一起,动弹不得。受制的大腿上有着先前打斗时的刀伤,虽然做了紧急包扎,但仍有隐隐血腥味,这下裂口又重新扯开,铁锈的味道侵入鼻腔,温热的液体浸湿布料。
 是血的咸味吸引了觅食的白狼,危险的兽早已发现强大猎物的隐蔽点,猎物以猎食者为猎物,寻机而发,孤狼却有着足够的勇气与耐心布下陷阱,待其来攻。


 电光石火间,长刀与短剑立时迸发出灼目的火光。伴随着“叮”地一声铿锵的脆响,暗杀者左脚猛蹬,加大力道势如破竹地压下。执刀之人不敌重击,立足不稳,生生被他逼退寸余,横刀抵挡也因失去平衡而松下气力,闪着白光的刀背剑锋离鼻尖仅余毫厘。局势又一次调转,光洁的短刃下一秒就将染血。


 卡卡西蹙起眉,迅速将身体扭过一个微妙的弧度,极富技巧地脱离出来,倒退数米。另一人似乎已料想到他的举动,在他离开的瞬间弯腰反手断开了腿上的丝线,顺着冲势翻转着地。彼此相对而立,不发片言。


 许久,卡卡西开口了。


 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杀那个人?”


 戴着面具的男人突然低笑出声,声音低哑,与之前舞台上月读命清朗的音色全然不同。他扯开脑后的绳结,露出了面具下的脸。


 这是一张特别的脸,左半面拥有英气的扬眉,形状圆润而略上翘的眼角融合了阳光与秀气两种特质;笔直挺翘的鼻梁似斧凿雕成,淡薄的唇因失血而泛白。右半面却添了满脸斑驳的疤痕,缘骨而生,参差交错,从眉眼脸颊之间横向穿过,衬得面色阴晴不定、晦暗诡谲。


 卡卡西顿觉耳畔轰鸣,握刀的右手力气陡失,只能任凭它掉落在地,发出一声闷响。他听到了一阵急促而全无规律的呼吸声,那声响荡彻耳膜,宛如一只伤重的兽濒死的喘息,那是他自己的呼吸;心脏好像被一只手紧紧攥住,窒息感令他恐惧战栗。他以为自己必是沉入了梦境,但左胸连绵的痛楚告诉他眼前的真实。


 他已然逝去多年的挚友,现在犹如茕茕鬼影,如此真切地站在他的面前。他冷笑着,嘴唇启启合合,卡卡西听见他沙哑的声音:


 “他是这个世界的渣滓,杀他,是对这个世界的保护。你也是怀着同样的目的吧,卡卡西。”

TBC

15 Oct 2016
 
评论(5)
 
热度(21)
© Return。 | Powered by LOFTER